当前位置:台州市路桥彦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历史养凶地
养凶地
2022-08-05

2风水行里有个说法:医道不明,误杀一人,地理不明,误杀满门!意思就是说替人相地要慎之又慎,如果选地不慎,很可能害了别人全家。

所以风水师必须能辨清凶地,以防误人。而凶地里最凶的称为“养尸地”。葬在养尸地中的尸体百年不腐,阴魂不散,这种尸体被称作“移尸”或“走影”,更普遍的叫法是——僵尸!

如果不是风水师和谁有深仇大恨,或者风水师本人糊涂到了极点,把人葬进养尸地的事情是很难发生的。毕竟干这种事缺德折寿、害人害己……当然,也会顺带害了我们这些盗墓者。

两年前,当卫哥说要去找一处养尸地的时候,我以为他疯了。

他宽慰我和大东说: “千咱们这行怕什么僵尸啊!据可靠消息,那个村有一座清代古墓,肯定能淘到好东西。”

在卫哥的连哄带骗之下,我们终于上了他的贼船。几天之后我们租了一辆车开到那个小山村。

这个村叫翁墩,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里肯定有古墓。 “墩”在古代就是“墓”的意思,最近就有一个“双墩汉墓”在电视里被报道。像这种村子的村民一般都是守陵人的后代,只是年深日久,村民都已经淡忘祖上的事情了。

我们以地质考察的名义进入村里,逗留了一天,意外地听说了一件事儿:大概是十多年前,有一对夫妻晚上睡觉,突然听见外屋有动静。丈夫以为是山里的野兽跑到家里来了,当即披上衣服,抄起一根棍子,打着手电筒往外走,妻子跟在后面。

两人到了外屋,依稀看见一个人影坐在桌边,似乎在吃东西。丈夫当然害怕得不得了,但还是喝问了一声: “谁?”与其说是吓唬这个不速之客,不如说是给自己壮胆。

手电筒的光照到一具又瘦又干、皮肤棕色、穿着清朝官服的“人”,那身衣服已经烂得不像样了,深陷的两眼发出绿莹莹的光。这匆匆一瞥把两人吓得魂不附体,当即大声尖叫起来,手电筒也摔到地上不亮了。

两人立即往里屋跑,慌乱之中绊了一下,结果摔倒在一起。丈夫狼狈地拾起手电筒,打开向外照去,发现那个“人”已经不见了,被撞开的门还在夜风中摆动着。

你可以想象当时这对夫妻吓成了什么样子,他们几乎把全村人都吵醒了。大家跑来一看,发现地上和桌上有很多泥巴。有大胆的人闻了一下,那泥土臭不可闻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近年来,人们养的鸡、鸭、猪甚至鱼等禽畜都是用饲料、激素喂养,三四个月的鸡,养成三四斤重的大肥鸡,吃之无味不算,还影响人们的健康,一只大肥鸡的营养不如一只小鸟的营养,一斤野味胜过十斤猪肉的营养价值,所以不论农村或城市的人们都追求野味,这就是野生动物越来越少的原因,政府不得不下禁令,保护野生动物。

近午,马二不听家人的劝阻,肩托一支猎枪,腰插一把砍刀,上山打猎去了,不知走了多少路,进入了大山,什么猎物也没找着,看见一头花斑野牛在吃草,心想: 一头野牛这么大,打了也背不回家,走近看看再说 。还没近前,看花眼了,哪有什么野牛?原来是一位花衣姑娘在割草,他寻思:这深山野岭的,说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,哪来的姑娘?姑娘一见陌生人就跑,马二想问路,她理都不理会,马二越叫她跑得越快,大半天了,马二有点饥饿,还是追不上,想追过去,或许能找到点吃的,追着追着,不见那姑娘的踪影了。

马二迷了路,分不清东西南北,三月的天小孩的脸,说变就变,出门时还是大好晴天,正是风和日丽的好时候,他追得满头大汗,一阵风吹来,觉得很舒服,看看时间已近傍晚,紧接着北风大起,天上的云逐步形成,气温也急剧下降,大好晴热的天又变成了阴雨冷天,眼看天就要暗下来,他非常着急,越着急越找不到出路,到处都是藤条交织,像天网一样把马二围住,掏出手机想打电话求救,真倒霉,手机没信号,今天一个猎物也没打着,又没带干粮,饿得饥肠咕噜咕噜叫;又是穿着单衣,天暗了,还不停地下起毛毛细雨,又冷又饿又疲劳,着急也无用了,只好坐下来等待天亮再作打算。

他正在绝望时,见不远处有一点点星光,马二拖着疲软的脚步走过去,走近一看,原来是一个很大的石洞,石洞里传来一种难闻的怪味,依稀看见洞内睡着数十个不像样的男男女女,他们的嘴巴好像还在吃什么东西,不停地嚼着,那个花姑娘也在其中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看来今晚有着落了,马二上前正要问姑娘,姑娘尖叫一声害怕地走开了,这一叫,引来几个像鬼怪一样的彪形大汉,手拿日月弯刀,气势汹汹地把马二拦住,把马二吓得不断地往后退,不小心脚下碰到一块石头,跌个四脚朝天,爬起来没命地逃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另外,那户人家晚上吃剩下的饺子也不见了,桌上杯盘狼藉。有人突然叫了一声,指着桌子下面,地上有很多被嚼烂的饺子,全都裹着臭泥。

有人说这肯定是个饿鬼,传说饿鬼喉细如针咽不下食物,只能嚼烂后再吐出来过过嘴瘾。也有人说那是僵尸,而且是一个烂肚子的僵尸,所以吃下去的东西都掉出来了。

但无论怎么猜测,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,那就是村里每个人都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那是真事。

还有人信誓旦旦地对我们说,清代的时候有个武官因为犯法被腰斩,下葬的时候家人用线把他的两截身体缝了起来。占人都讲究这个,要用完整的身体去见黄泉下的亲人,太监死了还会把他的“宝贝”缝回去呢。但缝的身体能有多牢靠?总是会有缝隙的。后来这个武官因为怨气太重,死后便化作僵尸,经常在村里走动。

听完这两个传说,大东笑了一下: “看样子咱们来对地方了。”

“好!”卫哥说, “今晚就行动,天亮之前我们撤。”

寻葬犬

当晚我们就开始行动。这个村的地势几经变化,已经看不出什么风水走势了,所以我们用狗来找墓地。

这条狗不是普通的狗,是卫哥养的一条寻葬犬。要是说起寻葬犬的饲养过程,爱狗人士估计会拍案而起,骂我们不人道——

在小狗刚断奶的时候用生狗肉喂它,狗长期吃狗肉会怎样?我告诉你,狗的体内会分泌出一种叫“反逆素”的东西,让它的味觉渐渐地萎缩,最后就是喂它吃盐也尝不出味道了。这大概是自然界给生物设的一个天然禁忌,让同类无法相噬。等这条狗的昧觉完全退化,再用腐肉喂它,一定要那种在地里埋了一个月,腐烂到苍蝇都绕路的肉,尝不出味道的狗会乖乖地吃掉。但最大的问题是细菌感染,所以经常要给它打抗生素。

这种狗养了一年后就彻底是条疯狗了:两眼发红,嘴角流涎,浑身散发着尸臭,一般情况下根本活不过两年。我们来的时候给它喂了安眠药,把它装在笼子里。

打开笼子的时候,这条饿了几天的寻葬犬“嗖”一下冲了出去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疯狗出笼”啊。我们三人各站一面,大声吓唬它,让它不得不向山里跑。

我们在狗的身上抹了荧光粉,等它跑出去一段距离,卫哥挥手道: “追!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我们一路追到深山里,看见那条狗在拼命地刨地。这是块沙地,上面寸草不生,很符合传说中对养尸地的描述。

卫哥摘下背上的气枪,一枪打死了寻葬犬。看见那条疯狗倒在血泊里,我不由得一颤。如果这时卫哥阴险地一吹枪管说“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”会更合适,不过他只是平静地对我们说: “就是这里,动手吧。”

我们用洛阳铲确定了一下墓的位置,然后用一根红绳围起来。圆圆的一圈,下面就是古墓了。我们正准备开挖的时候,卫哥对大东说: “你去把车开来。”

“你打算把尸体也拉走?”我问。

“拉尸体干吗?一会儿拿了冥器直接开车跑啊!”

“知道了。”大东说着离开了。

干这行有三避:避鬼避人避警察。前段日子就有个同行刚从地里钻出来,高呼完“我发财了”,就被一群警察围住了。这个同行盗了价值十几万的冥器,后果可想而知。

清墓一般是用砖石修成墓室和拱顶,如果从上面开挖,破坏了拱顶,整座墓会塌掉。所以我们从侧面打了一个盗洞,斜切下去。这个活很不轻松,直到打通的时候大东才把车开来。我一边擦汗一边抱怨着说: “你来得还真是巧啊!”

我们三人依次钻进墓室里。整个墓室是圆形的,四壁都是由方砖砌成,向上延伸一段开始弯曲,形成一个拱顶,像一口倒扣的大锅。有几块石板嵌在墓砖里,雕着一些浮雕,比如“尸解化仙”之类的。

可惜这个墓主人非但没能尸解化仙,反倒成了一具死而不腐的僵尸。

我们三人几乎同时注意到墓室中央:石椁的盖掉在地上,黑乎乎的石椁像一张大嘴在等待着我们。

我们举起手电筒凑过去,紧张得同时咽了一口唾沫,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脏在疯狂地跳动。石椁里面,木棺已经朽烂,在那些碎木片中躺着一具尸体,身穿烂掉的清代官服,全身枯瘦如柴,乌青的皮肤紧绷在骨架上。它用极其夸张的方式张着嘴,双眼睁得很大,让人心生恶寒。

而且,它的指甲长长的,长到打卷,显然它死后指甲还在生长。

我注意到,尸体并非被腰斩后再缝起来的,但肚子上确实有个烂洞……等等,那个传说中的僵尸难道是它?

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去年,放暑假的那天,天气很坏,那天下了雨。

由于我们学校靠近高速公路,所以我并不急着去汽车站买车票。我们通常都是在路上拦车坐的。因为在路上拦车,比到车站买票便宜,所以我经常都是在路途中拦车的。

我在学校玩了将近一个下午,并且和一帮要好的同学喝了一点小酒,等到晚上6点左右的时候,雨才停,所以我才离开学校,准备去路上拦车。雨,虽然停了,但是天上仍然乌云密布,所以天色倒是暗了下去。

从学校出去,走到高速公路的时候,天色已经黑了。路两旁的路灯很少,而且灯光也不是很亮。不多久,我便看到了一辆宇通客车开了过来。我一看车前面的字牌,上面写的正是 南京 宿迁 的,所以,我立马挥手拦了下来。车门开了,我进了车子里。

现在回想一下,那应该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,车子很空,在车子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位少女,她旁边有一排空座,我走过去问她: 这个位子我可以坐吗?

她微笑的点了点头,她很美,美得有点让人惊讶。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,出于一种男人的本性,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,我和她聊了一些我的往事。

她听的很入神,讲到情深之处她还有一些感触,接着她的话匣子也打开了,她说: 我今年22 岁,小时候很苦,在我五岁生日那天,爸爸突然走到我面前对我说,明天妈妈就会离开我们,叫我千万不要伤心,那时我还小,并没有在意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听到妈妈过世的噩耗,我用一种诧异的神看着爸爸,他只是对我苦苦地笑。

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心,开始跳动了起来。

她继续讲道: 就这样爸爸、我和弟弟三人又过了几年,在我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,爸爸忽然泪流满面的对我说,明天弟弟也要离开我们了。我问,弟弟要到哪里去?爸爸说,弟弟到妈妈那里去。那时我也没有在意。 第二天,弟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,我感到了恐惧,去找爸爸,爸爸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我,一句话也没有,接下来这几年,我过得不错,可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,早上爸爸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,他为我过了生日,晚上他突然对我说: 明天爸爸也要离开你了,你要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。他把一份信交到我手里,对我说:等20岁生日那时,你打开信,一切的一切都会有答案。 上一页123下一页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